365bet现在的网址是多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地矿工作
  • 最新公告
您的位置 > 首页 > 地矿工作
  • 激情成就梦想 毅力支撑历练
  • 来源:地勘院 王璠 时间:2013-9-11点击率:2385
  •                                            

    零零碎碎的话

        “喂,什么?你小子要去川藏交界的高原啊?哇,太羡慕你了!”

         “。。。。。。”

         “喂,‘大叔’啊,哥们就要去川藏交界的高原工作了。”

          “真的?那恭喜你小子了,那边的风景可好了。”

          “我勒个去的,那边是和青藏交界的地方,工作的地方海拔都在4000米以上啊。有些地方还是无人区啊”

           “得了吧,不就是阿坝州和甘孜那边么,那边风景可好了,太羡慕你了。”

            “。。。。。。风景你妹啊”

             “你小子,知足吧,你知道去青藏高原那边是多少人的梦想么。”

            “。。。。。。好吧,你赢了。”

              。。。。。。

           挂掉电话,我只想对我这群没心没肺的朋友们说一句“哥是地质队的,哥是去工作的好么。你们丫的以为是去游山玩水的啊!!”                                

    踏上征程

           2013年6月26日,我怀着复杂和忐忑又有些激动的心情和队里的郑福星、赵建立 、裴尊尊一行四人踏上了前往四川省白玉县洛巴西村的征程。诚然,对于很多人来说,青藏高原都有着一种神秘而又原始的美感,能去青藏高原探寻灵魂中最真实的自己也是很多年轻人的梦想。我也是一个年轻人,内心也有着对那块神秘而又美丽的高原的向往和憧憬,然而,此刻我的内心里并不完全是喜悦和期盼,我的内心里还有着几分不安和恐惧。我们是地质队员,我们此行的目的不是去游山玩水的,而是去工作的,是要在自然条件及其恶劣的地方找寻可能出现的矿藏。从去年去过这里的同事的嘴里,我得知了这里的自然条件比我去年去的新疆矿区更加恶劣和艰险,这里不仅海拔高、地形险、高差大,而且交通差、通信无、电力缺,这无疑使得我们原本就艰苦、枯燥而又危险的地质工作的难度大大增加。高原反应、通信中断、供给困难、体力透支、野生动物等等都可能会危及我们的安全,这使得我心中也有着几分忐忑与不安。一路上,大家说说笑笑使得气氛格外的轻松。渐渐的,我心里更多填充着寻梦的激情,那些不安与些许惶恐变得越来越稀薄。经过两天的旅途,途径汉中,广元我们于27号下午到达了蓉城成都。6月份的成都正值闷热季节,火一般灼灼的太阳、雾一般般潮潮的空气使得成都就像一个天然的大桑拿房,人们的身上都被汗浸的湿湿的。我们经过几天的奔波,购置了帐篷、睡袋、对讲机等生活和生产的必须品。在与我们的“援军”——成都理工大的四个学生联系妥当之后,我和郑福星、赵建立以及两位河南的老乡,先行踏上了前往白玉县洛巴西村的行程。我们要先去打前站,在后续“部队”到来前做好准备工作。从成都到白玉县行程约1000多公里,这与我们从郑州到成都的距离大致相当,可是由于这段的路况不好,这1000多公里我们却花了整整三天才跑完。第一天我们从成都到达康定,我终于亲眼目睹了传说中美丽的康定,康定此时正值旅游旺季,整个康定似乎都因为那一首家喻户晓的康定情歌变得浪漫而又美丽,而我们没有更多额外的心思去欣赏和领略这浪漫之城的风情,因为第二天我们将要经受进入高原区的第一个考验——海拔4298米的“康巴第一关”。第二天一早,我们便启程前往甘孜,走了没多久就到达了“康巴第一关”,兴奋的心情涌上心头,也不知是高原反应还是我激动的心情让我的心跳加速,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和我们同行的两位老乡由于不适应高原稀薄的氧气,都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在两位老乡服过药物,经过简单的处理之后我们继续赶路,历经一天的颠簸之后我们到达了甘孜。路途的颠簸、稀薄的空气使得我们都显得精力不足,有些疲惫。然而我知道真正的挑战还没有到来,第三天的路途将更加坎坷,而我,已经准备好了。川藏高原,我来了。第三天我们沿着在海拔4000米左右盘旋在陡峭山间的小路上艰难前行,清风阵阵吹着我昏昏的头,让我保持了清醒,较之昨天我们的海拔又上升了几百米,高原反应也随之变得强烈,我们几个人陆续出现了头痛、恶心、呼吸不畅等现象。颠簸的道路、疼痛欲裂的脑袋让我们无心欣赏那沿途的风景。在坚持了一阵之后,也不知是麻木了还是有些适应了,我的不适感渐渐减弱。我开始注意到那些骑着自行车在路上前行的驴友,他们或三五成群叽叽喳喳的欢声笑语,或塞着耳机独自享受着旅行的快乐。这些可爱的年轻人,他们正用激情朝着自己的梦想前行。此时此刻,我心中的激情也被点燃,这里的条件是艰苦,这里的工作是艰辛,可是这里也有美丽的梦想,我们是年轻人,像火一样炙热的年轻人,我们可以用烈火一样的热情去点燃渴望,用强风一样的勇气去完成冒险,用大山一样的毅力去克服困难,用洪峰一样的激情去成就梦想。想到这里我的心情仿佛出笼的鸟儿,沿着这美丽的风景一路旅行。旅途好像也显得不再枯燥,傍晚时分我们到达了目的地——白玉县。

    那些叽里咕噜的话

         在白玉县的生活持续了两天,我们办理好相关的手续,调整好身体状况之后决定向矿区增科乡洛巴西村前进。在白玉生活这两天,给我留下最深的印象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这的东西是离谱的贵。我现在很庆幸自己没有在这生活,不然我只好去当衣服换些口粮了(有些夸张?好吧我承认是有那么一点点吧)。

         白玉县到赠科乡之间的路段实在很烂,而且由于修路的原因还要分时段限行,我们几乎花了半天的时间才到达赠科乡乡政府。我们说的普通话仿佛是外星球的语言,我们只能站在那里看着当地人说着那些叽里咕噜的话,经过沟通,最终允许了我们进驻了工区。

    还是那些叽里咕噜的话

          离开乡政府,我们前往洛巴西村去协调村里的关系,这里的村民虽然一样有着黝黑的皮肤,一样说着那些叽里咕噜让我听不太懂的话,但有些骑着摩托的人还会将车停在你的面前说上一声:“扎西德勒。”村里的书记是一位老党员,在与他沟通取得他的支持之后,我们也敲定了上山的具体日期以及具体的实施方案。这使得我们都松了一口气——工作总算可以进行了。前方还会有很多的困难,可是我们终于可以迈出第一步了。

    工作没有那么容易,每座山有他的脾气  

         在做好了一系列准备工作之后,我们开始向矿区工作区进军。由于工作区是无人区,村里距离工作区太远,我们只能选择搭帐篷住在山里。这样就需要许多的物资随我们一起上山。雇的四匹马上满满的驼的都是物资,我们自己的行李也只能自己背着往上爬了。早晨8点,我们从村里出发,一路上只能沿着一条曲折不平而又狭小坎坷的马道往上爬,历经7个多小时的跋涉,下午3点多我们终于到达了然琼沟。老乡说再往里去太陡,马驮着物资会摔死,于是我们只要把营地驻扎在这里。然而这里却是矿区的最西部,这使得我们的工作开展起来更加不便。在短暂休息之后大家开始搭帐篷,此时我产生了强烈的高原反应,这里的海拔已经达到了4500米,我感到阵阵眩晕,就想一头栽倒在地上,于是我赶紧坐在地上,我的手足发麻,甚至有些感觉不到手脚是自己的。当晚,我的情况有所缓解,项目负责郑福星却患上感冒,心跳加剧、呼吸不畅、头疼如裂。用体温计一测,还发烧了。高原上最怕感冒,容易诱发肺水肿,一旦肺水肿不得到及时治疗就会危及到生命。屋漏偏逢连夜雨,海拔4500米的地方的深夜不同于中原,即使是在7月份的天气,深夜的气温也只有5度左右,我们的睡袋在严寒面前显得不堪一击,我们在寒冷中难以入眠。当夜还下了连夜的大雨,于是我们就是瑟瑟发抖与嗒嗒雨声中期盼着天亮的到来。

         第一天的工作要开始了,我们6个年轻人满怀激情,在地形地质图上挥洒指点着,仿佛要释放所有的力量去征服着恶劣的条件。在制定好路线和计划之后,我们开始了工作。然而,凌乱的碎石、湍急的河流、陡峭的山体、茂密的灌木、还有那最要命的仿佛永远都喘不上来的气,无情的浇灭了我们体内的火焰。它们仿佛在无情的嘲笑着我们,告诉我们:“年轻人,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啊。”我们挣扎着,坚持着,裴尊尊那天还是带病上山,我们在挣扎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发现我们在自然面前是多么渺小,我们还没有适应高原的气候,我们还没有做好挑战高山的准备,于是我们只能改变原计划,提前打道回府。

         第一天的失败让我们意识到,虽然之前已经做好了很多对工作中会遇到的艰难困苦的准备,但是实际工作起来的时候是没有最难只有更难的。我们的之前所做的准备远远不够。睡袋是不足以御寒的——半夜依然会被冻醒;水壶和一般的炊具是烧不开水、做不熟饭的——这个有物理常识的都晓得;帽子是不足以防晒的——紫外线强烈,太阳会晒得脸生疼;小瓶氧气是解决不了缺氧的问题的——山上的时候怎么喘都喘不过气来的,小瓶氧气只能用于急救;电力是不足的——山上没有水力和风力发电,充电宝的电量只能全力供给卫星电话;卫星电话是不靠谱的——经常信号很差,听不清对方在说些什么;帐篷是会漏风的——山里晚上的风很大,帐篷显得很脆弱;河水是冰冷刺骨的——条件简陋大家只能凑合用河水洗漱;食物是存放不住的——除了土豆和方便面,其他的菜和粮食难以贮存,大家大部分时间都只能吃土豆和面条,以至于最后都吃吐了;山是很陡的——新龙沟西面曾经摔死7匹马,你还可以看见有些马的尸体横在山梁上;山也是很高的——海拔最高的地方4980米;路是很远的——如果你有所耽误或者不太注意控制时间,晚上就回不来了;空气是很干的——每个人都不敢轻易微笑,因为那样你的嘴唇会裂开,疼得你笑容变哭脸。天气是会逗你玩的——这里的天就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一时艳阳高照、一时狂风大作、一时倾盆大雨、一时狂洒冰雹。我们每个人都有被淋成落汤鸡的体会。老乡有时是会闹情绪的——即使是当地的老乡也会对这种艰苦的工作不适应;马是偶尔会发脾气的——几乎每个人都有从马上摔落的疼痛,郑福星、刘恭喜都直接从马上摔到石头上,把腰摔的弯不下去;自己的脚有时候也是不可靠的——我和裴尊尊都在过河的时候脚底一滑,于是自己的尾骨就和突起的石头做了亲密接触,然后我们就只能疼得真正的“夹着尾巴做人了”;野生动物是很多的——我们工作的时候会见到熊活动过的迹象,有一次甚至还发现了被吃掉的黄羊的残骸。。。。。。

           尽管如此大家都没有轻言放弃,毅力支撑着我们通过这一场非常的历练。山高人为峰,就算每座山都是它的脾气,我们都在用自己的意志与它较量。或许工作之中还有很多不足,但是我们真的每个人都尽力了,每个人都可以问心无愧的说“I DO IT。”

    最后的一点碎碎念

           从出发到今时今日,我经历了很多,成长了很多,历经了很多困难,也享受了不少快乐。在此次工作经历中我学到了很多。第一次独立填图的过程、化探工作的统计与熟悉、队友之间的相互协作、目睹人际关系与社会关系的处理。。。。。。这些都会成为我以后人生的财富。此次的工作经历还让我觉得工作也好,生活也好都充斥着艰难困苦,可也同时交织着进步与喜悦。我们以激情为火种点亮梦想,以毅力为手杖支撑前行,我们就会让自己在人生的道路上距离自己的梦想之光越来越近。

     

     

     

     

     

     

     

  •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