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现在的网址是多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地矿工作
  • 最新公告
您的位置 > 首页 > 地矿工作
  • 历经艰难战高原 拼搏奉献在高原
  • 来源:地勘院 郑福星 时间:2013-8-27点击率:2275
  •       

          川藏高原,一个既向往又“畏惧”的地区,向往的是她那优美迷人的自然风光,畏惧的是那里强烈的高原反应。对我而言这里除了自然环境比内地好一些,其它的没有一点优势可言,这里地处偏僻、信息封闭、交通、电力、通讯、文化生活极度匮乏。单位的工作区设立在这个地方,单位不得不组织人员去开展工作,由于地勘院的人员紧张一直没有确定合适的人选。去年我曾经到白玉县矿区进行了地质踏勘工作,对白玉县的基本情况还算了解。乔院长就让我带队到那边开展工作。其实我对“川藏高原”抵触挺大的,想起来去年那种强烈的高原反应我就有些害怕,但抵触归抵触,我还是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因为我是一名共产党员,一个热爱地质的工作者,只要单位需要,我都会毫无怨言的往前冲,这是单位领导对我工作的信任和认可,对我个人也是一种锻炼,我想只有经历多了、工作多了自己的综合能力才会更好的得到提高。

          我们的工作区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白玉县,海拔在3920m~4985m,为深切割高原,属横断山脉,在高原上工作中会有很多潜在安全因素,例如初到高原的人不能感冒,若感冒后不能及时的治疗或者不能在3-5小时内下到海拔3000米以下,可能会诱发肺水肿、病毒性心肌炎,严重时甚至导致死亡。因工作区所在的区域较为特殊,除了我和裴尊尊外项目组其余8人都是第一次到这个工作区,也是第一次进入高原,单位各级领导我们这个该项目都十分的重视,在乔保龙院长的总体部署下,确定了出发日期,我和项目组成员把去工作所需的资料准备妥当后,出发的头一天,由宋献斌书记、刘国印总工、地勘院王夏涛院长、经安科乔山虎科长,对该项目成员做了专门安全培训和工作部署。宋书记讲到无论工作进展如何,首先要把大家的安全放到第一位,平平安安的去,平平安安的回。

          俗话说3-6-9往外走,6月26日,农历5月19日所谓黄道吉日,上午10点我和项目组成员从单位驱车向“川藏高原”上的工作区出发。经过一天半的时间我们安全抵达成都,在成都我们把帐篷、对讲机等生产生活物资购买齐后,我们继续出发,成都到白玉县约1000公里,在中原开车也就需要10个小时的时间,而这1000公里,我们却用了3天时间。第一天我们从成都安全到达甘孜藏族自治州州府康定。第二天我们需要挑战的第一关就是“康巴第一关”海拔4298米,到了山顶我们我明显出现了呼吸不畅、脑袋不舒服的高原反应症状,翻过“康巴第一关”我们一路都是在海拔3000~4200米间行驶,经过11个小时奔波我们晚上7点钟安全到达甘孜县,县城海拔约3300米,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明显有胸闷,呼吸不畅症状,躺在床上辗转难眠。第三天对于我们来说更是一个大挑战,甘孜县到白玉县道路大部分蜿蜒盘旋在海拔3800至4500米左右的高山峡谷之间,路程约230公里,而我们却行驶了10个小时,出发前几天我们都服用了抗高原反应的“红景天”但在4000米以上的高原极度缺氧地区,我们还是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不夸张的说,这一天艰苦的行程,加上独特自然风光,有种“身在地狱,心在天堂”感觉。而在这酷热的夏季里这一路的气温只有7°~15°。这一路上人烟稀少,没有饭店,中午饭我们只能在车里吃些干粮充饥,为了在天黑以前赶到目的地,我们一路没停,终于在下午6点赶到了白玉。这边的道路不但崎岖,而且到处都是泥水坑,特别的糟糕。到了白玉县后我们可怜的三菱全身都是泥巴,已经是面目全非。

          到达白玉县后,因坐车颠簸劳累等原因,一名同志因高原反应特别强烈,呼吸不畅,坐卧不安,到了晚上睡不觉,这种状况持续了两天,经过吸氧和吃药后强烈的高原反应才得以减轻,由于我们刚到这里水土不服,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腹泻。饮食方面对于北方来的我们特别不习惯,这里的饭菜都有种半生不熟的感觉。因这里的方方面面都较为落后,这边的物资全部都是由内地用大卡车跑3天3夜运进来的,运到这里物价高的离谱,而我们能吃习惯的油条在这里卖到3元一根、白水煮面条15元一小碗,连个青菜叶子都不给放。这里的物价基本上是郑州的3倍。

           经过两天的身体调整,办理完相关的手续,我和赵建立、王璠到矿区所属乡政府报道,并汇报今年所要工作的基本情况,县城通往矿区的道路正在修建,每天早上8点至下午6点禁止通行,最近几乎每天都要下几场雨,路上到处都是泥水坑,几十公里的路程,在不堵车情况下我们要花上约四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到达工作区所属的赠科乡(赠科乡离工作区最近的居民地还有汽车一个半小时,骑马四个小时的路程)。可能是这里文化差异等原因,当进驻工区存在一些困难,通过各种途径的协调,当地乡政府最终勉强接受我们到工作区内开展工作。在这里开展工作每一个环节都让我感觉到特别的艰难,也让我真切地感受了“在家千日好,出门万事难”含义。

           来到这里后好似到了国外一样,语言沟通是我们开展工作最大障碍。还好离工作区最近的村子里村书记是一个老共产党员,在当地具有很高的威信,和他可以沟通一些简单的汉语,不过很多的语言交流还是糊里糊涂。这里居民用电要靠放置于河流中的轴流式水轮发电机发电,发出来的电压手机充电都得不到保障。在这里整个乡只有乡政府周围才有通讯信号,工作期间需要与外界联系只有靠卫星电话或者到20公里外的乡里。而我们的生活物资都要去县城购买,由于这边的经常下雨,道路常被滑坡下来的石头挡着去路,要想通过我们只有自己动手或者请当地村民来挖开路上的滑坡体。加上道路的限行,通常往返县城一趟就要2天时间,如出现天气恶劣、道路不通等糟糕现象,工作在山上居住的我们随时都要面临着断粮的情况。在整个县城没有大汽车修理店,能解决的只有补胎等一些小问题。而且汽油非常紧缺,有时加油站好多天都没有油,这些情况对于我们的司机和汽车是个极大的挑战。

          由于工作区所处位置属无人区,为了开展工作,必须要在海拔4500米的山上搭建帐篷,做为工作开展期间的住所。通过2天的调整,项目成员的身体状况都恢复了最佳状态,而我们的工作需要继续向前迈进。山下的居民地与山上的营地点距离约5公里,高差1200米,通往矿区的道路仅有一条羊肠小道,徒步最快需要6个小时才能到达营地点,向山上运送生活、生产物资只有依靠马匹,经过商定,人员和物资作为2批运送。第一批有我带领项目组成员及当地临工共10人,先把帐篷、折叠床、睡袋、厨具和少量的的食品运到提前选择好的营地地点,由于山高坡陡,马所驮的东西很有限,而我们的衣物用品只有个人背着。现在这里时属雨季,而下雨前几乎没有一点前兆,随时都有下雨的可能,上山时最让我担心的是路上遭到降雨淋湿我们的睡袋和衣物。还好一路上只被一阵零星小雨洗礼,没有对我们造成什么影响。到了山顶后,当地老乡告诉我,我选择的营地点需要翻一个坡度较大的山峰,没有路,马匹驮运着物资很危险,夜晚会有凶猛野生动物(熊、狼、野猪)出没,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只有放弃了理想的宿营地点,选择在工作区最边缘的地势开阔有水源的地方扎营。大家通过一个小时的努力,搭建好了2间帐篷,也是我们临时的家。

          到了傍晚糟糕的事情发生了,我突然出现了胸闷、心慌、头痛等症状,怀疑是搭建帐篷时受凉引起的,由于天已黑了下来,天又开始下起了雨,想下山看病只有等天亮以后,没有办法,只有服用点带上山的药缓解一下疼痛。由于我们上山时每个人只准备了一条睡袋,到了凌晨2-6点期间山上气温只有5°左右,因为是第一天在山上宿营,不清楚山上夜晚的气温,所以除了睡袋和衣服外没有过多的准备,只有把所有衣服套在身上,期待天快点亮。

          天亮了后,雨也渐渐停了,由于海拔高,感冒后在山上很难治疗好,项目成员都劝我赶紧下山到医院治疗,等到下午2点第二批人员和物资顺利运到营地后,我把山上的工作安排好,由刘恭喜陪我下山,因马匹驮运物资刚上来也特别累,而我们只有选择徒步下山,虽然下山相对好走点,但是营地到山下的居民地落差较大,路特别陡,再加上感冒身体虚弱,昏昏沉沉走了4个小时才到山下的居民地。因感冒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引发了强烈的高原反应,在山下治疗休整一周感冒才完全康复。山上也没有因为我的感冒而影响工作的进展,刘恭喜把购买的被子带到营地,保暖方面也基本得到了保障。

           当前营地点对于工作的开展非常不利,因为工作区大面积的的工作都位于营地的东部,而工作区的地形切割较陡,到东部工作时往返必须要翻越落差350米的山梁,工作区内除仅有的2条羊肠小道外,山与山之间没有山间小路,无法骑马,工作期间基本全靠徒步,每天的工作时间都要10个小时左右,而我们的中午饭也只是一些方便面、压缩饼干之类的食品。在这高海拔地区项目成员的体力消耗特别大,特别是爬坡的时候,走5、6步心脏就有种要跳出来感觉一样,难易承受,虽然项目组的技术人员的年龄都处于22-30之间,但是工作2天下来严重体力透支,让我们感觉到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累”。因我们对这里的工作环境不甚了解,聘请了几个当地的藏民老乡作为我们工作时的向导,由于语言沟通不便,遇到山高坡陡的地方,他们极其不于配合,不愿带路。遇到下雨时温度急剧下降到10度一下,为了不被露水和雨水打湿衣服引起感冒,我们每天工作时都要穿上笨重的雨衣,防雨防寒,恶劣天气和体力的透支原因,大大影响了工作的进度。

          在山上的生活特别艰苦,因营地与山下的居民地洛巴二村、白玉县城交通不便,工作区海拔高,昼夜温差侧达到25~30度左右,一天过四季,蔬菜不宜保存,运上来的蔬菜3天左右就腐烂了,只有土豆稍微耐放点。而我们在这个地方的能吃的也只有炖土豆、白水煮面条、方便面,饮食很单一,最好的食品也只是有限的火腿肠。能吃上一碗牛肉烩面对河南来的我们是个最大的愿望,长期的吃这些营养不充分的食物,项目成员严重缺少营养加上强烈的紫外线,我们都出现了嘴唇干裂、鼻干流血、脸部脱皮。由于没有电,夜晚照明只有依靠蜡烛,而我们整理资料时的办公桌椅是帐篷外面的石头。

          进入8月后山上的气温越来越低,夜晚的温度已下降到约-5度左右,厨房也开始结冰,经常下雨的天气也变成了经常下冰雹(偶降雪粒),而晚上遇到恶劣天气时,被子加羽绒睡袋就明显感觉到有点不足。天气虽然越来越冷,工作虽越来越艰难,我们确依然坚持着,毫不退缩,以坚强的意志战胜一切困难。

          战胜困难的意志和力量来自哪里?来自于理想信念的支撑,来自于使命责任的鞭策,来自于每位党员的冲锋在前,来自于项目成员的尽责奉献!在工作中,哪里最艰苦哪里最危险哪里就有党员的身影,每名党员就是飘扬在高原的一面旗帜。在他们的感召下,项目部上下一心,凝聚成为一个坚强的战斗团队。

          在这海拔四千多米地方缺的是氧气,而不缺的是毅力,凭着高度的责任感、过硬的业务水平、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克服了高原缺氧、强紫外线辐射、彻夜难眠对身体的煎熬,忍受着远离家人的寂寞,不惧工作中随时可能发生危及生命的险患,甘做默默无闻的“铺路石”,努力的开展各项工作,铸就了具有鲜明行业特色的“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特别能战斗”地勘院团队精神,以我们的实际行动在这片“川藏高原上”发扬河南有色地质人“三光荣”、“四特别”的优良作风和光荣传统。

  • 责任编辑:五队办公室